主页 > 社会 > 正文

坐着就能收钱?加盟商投资代运营式水育馆成被告

2019-03-17 02:12
中国·衡阳双彩论坛信息网:

  无需专业知识,不必担心租房,不用费心经营,一切均由公司统一代运营管理,加盟商只要投资就能在家安心收钱……真的有这么好的事吗?加盟商任筱、袁达等6人就是本着这种心理,与北京家有儿女水育教育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为家有儿女公司)签订了合作经营合同与代运营合同,在北京各地开设了多家婴幼儿水育馆。可还没等回本,公司就卷钱跑路了,任筱、袁达等人也因此背负起了巨额的债务,甚至还被多名孩子家长告上了法庭。

  织网

坐着就能收钱?加盟商投资代运营式水育馆成被告

  投资“代运营式”水育馆

  最多一个季度分红7万元

  40多岁的任筱是两家“家有儿女水育馆”的加盟商,同样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。她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在加盟之前,她也是家有儿女公司的一家分店的会员,“当时我和朋友的孩子都参加了他们的一个早教课,加盟水育馆的事就是从孩子的早教老师嘴里听说的。不仅是我,大部分加盟商起初都是家有儿女的会员。”

  “当时正流行婴幼儿水育。”任筱回忆称,在一次课外闲聊中,家有儿女公司的员工向她介绍,整个婴幼儿水育前景大好,公司也正有开拓领域市场的意愿,到处在招商。加盟商除了店铺租赁、设备等前期投入买单外,不用参与任何经营方面的事,一切都有公司提供专业的人进行经营和管理,而且以后按季度分红,每个季度就能获取利润的35%,还保证如果收入不好,每年还会有15万的保底费。因为建店后的所有运营费都要由公司担负,所以每个季度都要多拿出20%的季度储备金给公司,在下个季度才会返还。

  任筱告诉记者,除了两个孩子,家里还有老人,她没太多心思可以放在工作上,当时认为如果投资后什么都不用管,而且每个月还有钱拿,对自己来说是件好事。“再加上我家老二从5个月大时就在那儿上早教课了,我很信任他们,于是就加入了。”

  任筱和朋友凑够了70万,合伙投资了北京第一家以加盟商代运营形式存在的“家有儿女水育馆”,她还按照公司的要求,以自己的名字独立注册了一个营业执照。“虽然营业执照是另外一个名字,但是店头、设备、财务、包括老师都是家有儿女的。”因为不能参与经营,任筱每天都在加盟系统上查看自己的流水,称最多一次分红,一个季度给了7万多。见挣了钱,她的胆子也大了起来,在2016年背着家人卖掉了位于马家堡的一套房子,用其中的68万投资了这家涉案的水育馆。

  陷阱

  借故停止分红并扩大招商

  事发后加盟者成了责任人

  2017年1月,“公司把上一年20%季度储备金发了,然后以整改、融资为由,停止了分红。”任筱说,但公司招商始终没停止过,因此当时根本没觉得公司遇到了财务危机。到了2018年三四月份,家有儿女开始以各种形式进行招商,原先的加盟商“禁令”逐渐形同虚设,放宽了很多之前的合作方式,公司开始允许个别加盟商参与经营、收银,公司只提供水育员老师,后来公司甚至向一些加盟商许诺,先给钱后协商模式。“不过这些都是在闭店以后和其他加盟商聊天时候听说的。”

  任筱说,闭店之后很多员工还向她讨要工资,她才知道原来家有儿女公司一直用她的账户为员工发放工资。据她回忆,那张发工资的卡是家有儿女公司在2017年底要求自己办的,称是为了避税。而在员工工资停发后不久,家有儿女公司给任筱打来了一个电话,大致意思是“因为财务问题,家有儿女所有店面都要关停,加盟商不愿意关店也可以自己选择接手经营。”任筱也是等到会员上门找上自己维权时,才知道自己被别人认定成了涉案家有儿女门店的实际经营人。

  任筱在家有儿女不缴房租之后也联系不上家有儿女的人,她决定自己撑一撑,于是垫付了员工的工资和每个月6万块钱的运营费,但最后实在支持不下去,为了及时止损,在去年10月28日选择闭店,只接手了王府井一家水育馆。

  现在王府井这家水育馆里,300多名会员大部分都是以前家有儿女的会员。任筱表示,关于涉案那家店,是因为她此前关于加盟知识太淡薄了,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,如今和家有儿女的合同丢了,她还是水育馆的法定代表人,该怎么赔偿会员都是她应该做的,她之后可能会选择起诉家有儿女公司,为自己维权。

  难友

  称被“营造”成实际经营人

  15万保底费仅拿到4万多

  除了任筱这两家店之外,北京还有多家家有儿女婴幼儿水育体验店在短时间内陆续闭店,除了导致多位孩子家长的钱退不回来,也让多名加盟商“哭诉”是和任筱一样被“营造”成了实际经营人,草桥分店的加盟商袁达便是其中之一,即使未独立注册营业执照,还是因为一条停业公告,被家有儿女公司点名为“实际经营人”。

  据袁达介绍,在2016年6月,他投资了100多万,和家有儿女签订了一份合作经营协议和一份代运营协议,全权委托其代运营“家有儿女草桥店”。

  袁达说,包括营业执照的注册,他都交给公司一名姓李的经理代办,但和任筱他们不同,没有以他的名字独立注册营业执照,而是注册了一家分店的负责人,之后除了按要求将一张建行卡给他们进行“避税转账”外,公司没再进行干预。第一年,因为公司营业额不好,他只拿到了15万保底费,后来公司又告诉他草桥店经营遇到了难处,以需要钱进行下一季度的店铺双彩论坛为由,要将这15万要回去,保证之后会再返还,“我有点疑惑,只给了10.8万元。”

  “我们店营业额好像一直不是特别好。”袁达曾经在系统里看过营业额,印象里销量最多的一次就是2017年双十一促销,营业额将近10多万,但此后他再也没有关注店内的状况。直到有一天接到了商场的电话,对方称由于店铺拖欠租金,找不到与商场签合同的家有儿女公司老总谢兴,只能由袁达做一个闭店证明。让袁达没想到的是,做了证明之后,紧接着他就收到了家有儿女公司的公告,称“该店的主体权、财产权和运营权都归属于投资人袁达,且该店所有会员收入均归袁达所有,通过多次沟通,是因为袁达单方面闭店。”然后还留下了袁达的联系方式,接着各类维权也就接踵而至。

  相比任筱和袁达两个名副其实的开店加盟商,还有几个人刚交了定金店还没开,就发现东家公司已经跑路了。去年刚刚拿到天津户口的赵盼在天津买了房。本打算二次创业,他也看中了水育馆这个行业,于是在多方参考下,联系到了家有儿女公司,在2018年5月30日和公司签订了一份“加盟意向书”,约定由家有儿女公司负责招聘和提供器材,并替赵盼去约谈天津保利门店的租金,经营方面由赵盼全权处理。之后赵盼还叫上了朋友准备一起在天津开店,谁知刚交付了2万元定金,一个月之后,就和家有儿女公司失去了联系。

  家长

  闭店前还在大量招会员

  课时费都打给了“谢兴”